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提到中国的生物质发电,不得不提到凯迪电力,这个坐落在武汉的新能源环保公司。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凯迪电力股份涉及到多个公司的变更。从阳光凯迪,到凯迪生态。无论是公司名称如何变化,幕后都是由陈义龙直接掌控。

2011年,当着记者的面,凯迪生态前董事长陈义龙曾经公开宣称:“2015年,凯迪(规模)将突破600亿元;2020年,凯迪销售额将达3000亿元;到2030年,凯迪的规模可能做到1万亿元。” 2012年,陈义龙又公开表露要在2020年进入世界500强的目标。

陈义龙之所以敢放出如此豪言,概因为他对生物质产业发展的热衷。他曾经举例认为一个2×12mW生物质能源项目,可实现年增加农民收入4000万元,创税2800万元,节约标煤8万吨,减排二氧化碳24万吨、二氧化硫3000吨的综合效益。

怀着对生物质发电产业的梦想,作为理想主义者的陈义龙毅然将凯迪电力大部分的业务转移到了投资建设生物质发电厂上来。凯迪电力开始了一场大规模收购电厂、大规模融资举债的扩张运动,到处圈地投资生物质发电项目。

然而理想过于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直到陈义龙离职,凯迪电力生物质发电仍在亏损,年亏损额达到4000多万元,多个生物质电厂因达不到利润目标而被大股东回购。

除了业务上亏损外,此外凯迪电力还深陷:票据实质性违约、数月未发员工工资、多个账户被冻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风波。号称中国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的凯迪电力,如今已经被暂停上市。

2013年,在陈义龙豪言凯迪电力要进入世界500强仅仅相隔一年的时间,他黯然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但新任董事长李林芝也多被认为是陈义龙的代言人,而陈义龙则转为幕后操控。

自2018年,凯迪生态爆发财务危机后,李林芝辞去了在公司担任的所有职务,请回了已经将重心放在了阳光凯迪的陈义龙回来继续担任凯迪生态的董事长。不过陈义龙的回归对于陷入困境的凯迪生态而言,似乎并没有拯救它与水火之中。

陈义龙豪言凯迪电力要进入世界500强,如今不但没能实现目标,凯迪电力更是从A股中被暂停上市,沦为了业界的笑谈。回想另外一个生物质发电巨头-国能生物发电集团的沦落,凯迪的现状让人们不得不对生物质发电这个行业如何发展,产生更进一步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