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届戛纳电影节(第66届戛纳电影节红毯)

众所周知,印度是个开挂的国度。

小时候,鱼叔第一次看印度师傅把飞饼耍得上下翻飞,就惊掉下巴。

而现在,印度的开挂新闻,更是随处可见。

在推荐今天的电影之前,鱼叔先来说一下印度奇葩而又开挂的送餐行业。

在中国,我们点外卖大都是,外卖小哥骑着小电驴,从餐馆取餐,再送到你的手上。

而在邻国印度,不为餐厅服务。

他们的送餐员,主要是为了让丈夫吃上妻子亲手做的午饭。

所以配送路线,一般是家到公司。

每天中午,送餐员会从各家太太手上取走热腾腾的菜肴,在饭点准时送到她们丈夫们的工位上。

这一条路线并不短,中间需要“换乘”三种交通工具。

首先是便捷自由的自行车。

送餐员骑着自行车深入街边小巷,进入每一个主妇的私厨,拿走忙活了一早上才准备好的美食。

接下来是板车。

收来的饭盒被整整齐齐地排在床板大的架子上,层层叠好,拖向火车站。

再来就是火车。

由于很多上班族的通勤距离都很长。没有捷运,乘火车就成了家常便饭。

在这段漫长而拥挤的车程里,他们总是用唱歌来打发时间。

也许你会好奇,印度男人为什么不直接点外卖呢?

因为印度男人爱面子,如果吃的不是妻子做的饭,会被别人看不起。

这个送餐行业,在印度已经有120年的历史。

每天送出20万份午餐。

不过,这么多个午餐盒,这么多个家庭,这么多个工位,难道不会出错吗?

按内部人员的话说,绝对不可能!

他们会信誓旦旦的宣称:这个送餐系统,是通过了哈佛大学检测,经过英国女王参观过的!

但本质来说,这么一个主要靠人力和记忆力支撑起来的系统,当然有漏洞。

传说,出错率是800万分之1。

而今天鱼叔要介绍的电影,正是源于这发生概率0.0000125%的一次错误。

男主突然收到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午餐盒——

《午餐盒》

该片入围了第66届戛纳电影节。

印度本土收获了极高的评价,在印度电影观众奖上,获得了最佳新晋导演和评审团最佳影片两项大奖。

当时,因为该片没能代表印度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引发了不小的争论。

豆瓣评分8.0,好于84%的爱情片。

影片的主演伊尔凡·可汗,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鱼叔在推荐《起跑线》时,就强烈安利过他。

他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讲故事的“老年派”,《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刑讯逼供的警察……

这一次,在《午餐盒》中,他扮演了一位即将退休、独自生活的鳏夫。

这个年纪的他,父母早就不在世上了,妻子病逝,他独自活着,也将独自老去。

这样的人物设定,不像是印度电影一贯的风格,没有英雄美人,没有打架斗舞。

值得注意的是,全片只有104分钟,不尬舞,更不会开挂。

如此清流,必须给导演爆灯啊!

《午餐盒》的导演赖舒·彼查,去年就拍摄了一部老年爱情题材《夜晚的灵魂》。

他让两位80岁高龄的老戏骨,时隔38年再度携手饰演情侣,这两位就是2017年威尼斯终生成就奖获得者——简·方达和罗伯特·特雷福。

《午餐盒》所讲述的,也是一段超越年龄的爱情。

本片的男主费尔南斯,在一家上市公司干了三十多年的会计,没有出过一点差错。

他即将退休,公司也找好了继任者,只等待交接。

他的生活很单调,公司到家里两点一线。

中午在公司吃订购的寡淡午餐,晚上吃冰箱里的速冻食品敷衍了事。

他性格孤僻、沉默寡言,没什么朋友,连邻居家的孩子都不喜欢这个古怪的大叔。

每个夜晚,他都一个人趴在阳台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

表面上,他看起来接受了即将退休,慢慢老去的现实,就像他早已接受了最爱的人的相继离世。

他甚至都规划好了,退休之后离开拥挤的孟买,搬到偏远安静的地方,颐养天年。

但当继任的年轻人充满活力地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忍不住抗拒,交接计划被一拖再拖。

而正是这个时候,独居多年的他,吃到了多年没尝过的美味午餐。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餐馆技术革新了,不善表达的他,还专门去餐馆表达了感谢。

后来才发现,这样的美味,来自一名用心烹饪的主妇——伊拉。

和大多数家庭主妇一样,伊拉在结婚后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专心照顾女儿和丈夫。

这位年轻的妻子,白天送完女儿上学,又得开始准备丈夫的午餐。

在她的楼上住着一位老太太,她们总是隔着天花板一起做菜、聊天。

伊拉和老太太很少见面,每天通过喊声交流

她只知道老太太的丈夫瘫痪在床,白天总是睁着眼睛望着吊扇。她们分享美食经验,也相互慰藉着彼此的生活。

伊拉每天都变着花样地做饭,但她的丈夫早已熟视无睹。

吃了她那么多年的手艺,他连午餐送错了都没尝出来。

丈夫对婚姻生活的麻木与厌倦被伊拉看在眼里,后来和许多老套的故事一样,她从丈夫衣服上闻出了出轨的味道。

曾经,每天等待饭盒送回都是一件煎熬的事,饭盒里的剩菜量,代表着丈夫的满意程度。

终于有一天,伊拉发现饭盒空了。

那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想要得到丈夫的表扬,没想到却发现是送错了饭盒。

她没有修正这个错误,而是继续烹饪,她在饭盒里藏了张纸条,感谢这个珍视她美食的陌生人。

年轻的伊拉和即将退休的费尔南斯,两个在现实世界完全没有交集的人,就这样开始了从味觉到精神的交流。

他们从饭菜的咸淡,谈到身边的见闻,再谈到自己的生活。

穿梭在这段错误路径的送餐员,意外地将一次阴错阳差的相遇,从舌尖送到的心灵深处。

从设定来看,情节有点类似《查令十字街84号》。但是它融入了印度独特的文化。

很难想象,这是发生在孟买的故事。

它太过清新,像是一场瓢泼大雨冲散了大城市的拥挤泥泞。

也不难想象,这是发生在孟买的故事,因为城市有多拥挤,人心就有多孤独。

独居的费尔南斯,有时会突发奇想翻出妻子生前常看的老剧,一集接着一集的看。

他想看看这剧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妻子一遍又一遍的看下去。

他就这样看了一整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找什么。

以前妻子在追剧的时候,其实他也不会陪着看。通常情况下,他就在阳台上修车或是抽烟 。

但他总能听到妻子因为熟悉的笑料,笑个不停。这时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电视机屏幕上,反射出的妻子的笑脸。

如今他想找,哪怕只是电视机上的一个幻影,也找不到了。

有时候觉得,人的心真小,装一个人就满满当当。

有时候又觉得,人的心真大,被掏出一个空洞之后,再怎么也填不满。

电影里常提到一句话:错误的火车,总能驶向正确的车站。

就像这一个总是被错误投递的午餐盒一样。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顺利赶上火车;

也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还留着车站。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 · · · · ·